• <em id="8etei"><strike id="8etei"></strike></em>
  • <rp id="8etei"><acronym id="8etei"></acronym></rp><rp id="8etei"><ruby id="8etei"></ruby></rp>

    專家發聲

    專家觀點| JAMA:心血管風險評估:冠脈鈣化積分強于基因危險分型
    2023-05-29 來源:YFCMF 2597 234


    647407e535721.jpg


    眾所周知,傳統的心血管風險評估都是基于心血管危險因素,比如高齡、性別、肥胖、不運動、三高等。然而,近年來發現,很多器官損害與基因組學分析獲得的基因風險評分均可以顯著預測心血管事件的發生。那么,在傳統心血管風險評估的基礎上,到底是先天的基因評分還是后天的器官損害決定了一個個體未來的心血管風險呢?近期,JAMA雜志發表了一篇基于美國和荷蘭人群進行的基因風險評分與冠脈鈣化積分的頭對頭比較,探討了這一有趣的話題。


    研究者納入了來自美國6個中心1991名參與者的多種族動脈粥樣硬化研究 (MESA) 研究和來自荷蘭1217名參與者的鹿特丹研究 (RS),兩項研究均是基于人群的觀察性研究,涉及45歲至79歲的歐洲血統且基線時無臨床診斷的冠心病的參與者。研究者利用傳統風險因素用于計算冠心病風險(合并隊列方程 [PCE])、基于冠脈CTA檢查的冠狀動脈鈣化評分和經過驗證的多基因心血管風險評分。研究的主要終點設置為預測冠心病事件的模型凈重新分類改進(NRI,在建議的風險閾值7.5%)。


    研究結果顯示:MESA研究的中位年齡為61歲,RS研究為67歲,對數冠狀動脈鈣+1和多基因風險評分均與10年冠心病事件風險顯著相關(每SD的HR為2.60;95% CI,2.08-3.26和1.43;95% CI,1.20-1.71)。冠狀動脈鈣化評分的C統計量為 0.76(95% CI,0.71-0.79),多基因風險評分為0.69(95% CI,0.63-0.71)。當兩者都添加到傳統心血管評估模型PCE時,C統計量的變化對于冠脈鈣化評分為0.09(95% CI,0.06-0.13),對于多基因風險評分為0.02(95% CI,0.00-0.04),對于兩者均放入為0.10(95% CI,0.07-0.14)。當增加冠脈鈣化評分時總體分類凈重新分類NRI顯著改善(0.19;95% CI,0.06-0.28),但增加多基因風險評分時則NRI不顯著(0.04;95% CI,-0.05 至 0.10)。按中位年齡分層的亞組分析顯示出相似的結果。在RS研究的10年風險和MESA研究的16年長期隨訪中均觀察到類似的發現。


    64740815d1d23.jpg


    毅訊點評



    本研究通過兩個著名人群隊列研究(MESA和Rotterdam研究)的長期隨訪分析,比較了基于冠脈CTA的冠狀動脈鈣化評分和經過驗證的多基因心血管風險評分對已有的傳統心血管風險預測模型的影響。結果發現:后天的冠脈鈣化積分要顯著優于先天的多基因風險評分來預測未來的心血管風險。那也就是說,雖然一個個體先天的基因使其容易發生冠心病,但由于后天的健康生活方式可以大大減低其冠心病發生的概率。而反之,如果一個個體擁有良好的不容易發生冠心病的基因,但由于其生活方式的不健康可能會顯著增加其冠心病的風險。正所謂,先天基因如此,有可為,自己選擇不健康的生活,則危害更重!然而,正如筆者經常說的:讓你感到快樂的大多數是不健康的。那么,既然現實的誘惑如此之大,讓我們很難保持在健康生活方式層面的堅守,那么下一個堤壩——早期器官損害層面,可能是我們醫生和患者可以一起抵御的,不讓人們進入心血管疾病的汪洋大海中。




    參考文獻: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article-abstract/2805138?resultClick=3



    6474081fc6f7f.png

    作者簡介

    張毅,FACC,FESC,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泛血管中心主任;同濟大學研究員、副教授、博導;CCI執行委員;中華醫學會內科學分會青年副主委;上海醫學會高血壓學組副組長;上海市優秀技術帶頭人。



    校審:Susan 劉 ┆責編:胡欣妍┆來源:CCI心血管醫生創新俱樂部


    234
    上一篇:葛均波院士:醫學需要創新,需要“離經叛道”
    下一篇:NT-proBNP與美國成人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一項前瞻性隊列研究
    24小时在线播放免费视频高清,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两个人视频免费观看,两个人看的片bd中国